欢迎您光临新葡金newlisboa有限公司!

公款送礼穿上了隐身衣,上述福百祥公司及瑞丰百年公司等企业销售的礼品卡均属单用途卡

时间:2020-03-23 03:33

导读:在一间光线昏暗、由感应锁把门的办公室里,八个头戴圆顶小帽的年轻人坐在电脑屏幕前,筛查价值数万美元的礼品卡。  【中国礼品网讯】在一间光线昏暗、由感应锁把门的办公室里,八个头戴圆顶小帽的年轻人坐在电脑屏幕前,筛查价值数万美元的礼品卡。这些在格子天花板下辛苦工作的员工(有些才十八九岁)按照购买二手卡的在线订单,从该公司约一人高的保险库里取出经过仔细登记的物品。在那个保险库里,至少有价值300万美元的礼品卡随时等待着新主人的召唤。  订单在匹配完成后就被送往保险库楼下的收发室,由另一群戴着圆顶小帽的员工将它们邮寄出去。新收到的礼品卡会经过扫描以核实它们的价值,然后登记造册并打上条形码以便于查找。“我们必须能正确找到那张卡,而且速度要快。”CardCash.com的CEO兼联合创始人埃利奥特·伯姆(Elliot Bohm)说。这家位于新泽西州雷克伍德的公司通过购买并转售没人要的礼品卡,去年实现了5,600万美元的营收。  “礼品卡是新的金矿。”33岁的伯姆说。他的发小、31岁的联合创始人马克·阿克曼(Marc Ackerman)却坚决地说:“礼品卡比金子还值钱。”但所有的金子都必须经过采掘和加工,礼品卡也是一样。这种在很大程度上电子化的业务,却又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就像亚马逊(Amazon)那样。  伯姆和阿克曼都来自布鲁克林,也都是正统派犹太人。他俩在2008年经济衰退期间创建了这家公司。两人通过网络从其他人手中收购礼品卡,购入价比面值低几美元,因为很多人宁愿用价值100美元的Annie Sez礼品卡换取89美元的现金。然后,两人转手卖掉这些礼品卡,价格比买价高几美元但仍低于面值。如今,利润率约为8%的CardCash有望在年终时实现1.2亿美元营收。  该公司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CEB Tower Group的数据显示,今年消费者将花费790亿美元用于购买电子礼品和所谓的封闭式礼品卡(由商店和餐厅发行,而非银行)。数字卡和电子礼品的使用量将在今后三年里翻倍,但实体礼品的使用量仍然遥遥领先。实体礼品需要由人工进行整理、出售和运输。  在开始礼品卡生意之前,伯姆曾靠转卖折扣电子产品勉强糊口。“我是天生的交易猎头。”他说。阿克曼曾在布鲁克林一家地产公司里工作,副业是炒股。他在市场和价格波动方面的经验对于CardCash而言十分宝贵。伯姆说:“我们的定价算法是技术与马克的头脑相结合的产物。”  在有一年的年末假日购物旺季,这两位发小发现他们手上有一大把不想要的礼品卡。两人想卖掉它们,但发现网上的礼品卡二手交易市场少得可怜,而且很靠不住。于是,他们决定自己建一个。“我们的家人说, 即使你们卖掉价值6万美元的礼品卡,也只能挣到三四千块钱。 ”阿克曼回忆道。现在,他们每几分钟就能卖掉那么多面值的卡。  靠伯姆准备用来结婚的钱加上阿克曼的炒股收入(总共约有2.4万美元),他们创建了一个网站,然后用剩下的钱从网上收购礼品卡。他们在伯姆家的地下室里每天工作18个小时。  资金始终是个令人头疼的东西。CardCash不能将新卡拒之门外,这等同于拒绝收入。“我们不得不推出优惠措施,有时分文不挣,以便加快存货周转速度,这样我们才有钱来进新货。”伯姆说。为了维持经营,他们把一个域名卖给了欧洲的一家租车行,得到11万美元(后来他们又向家人和朋友借钱,共计300万美元)。  欺诈是他们每天都在担心的问题。佛罗里达州的一个骗子在两个月时间里用信用卡从不同的地址购买礼品卡,然后对他的信用卡发行商说CardCash没有给他发货。阿克曼利用购买资料中的姓名和地址找出了这个骗子,追回了他的钱。“这个家伙给我们打电话说, 我知道是你们发起了这次调查。我家里还有三个小孩,我不想坐牢。”  为了让公司规模看起来更大,CardCash让其邮件指向一个单独的地址,并雇佣了犹他州一个拥有40名接线员的呼叫中心专门处理客户的咨询。公司第一年营收为100万美元,两年后增至三倍,并进行了第一次招聘。如今,该公司拥有100名员工,其中80人在雷克伍德,还有大约12名程序员分散在以色列的特拉维夫、印度的古尔冈和越南的胡志明市。  今年5月,CardCash用自己的部分股权作为交换,从经营预付费产品和服务的InComm手中收购了主要竞争对手之一Plastic Jungle,获得了其域名、客户和几项技术,但不包括员工。伯姆说,这次交易令他感到无比地满足。“在刚开始的时候,Plastic Jungle曾是我们最大的担忧。”  这种担忧并非事出无因。位于硅谷的Plastic Jungle不仅从首轮资本(First Round Capital)、花旗风投(Citi Ventures)和湾区合伙公司(Bay Partners)等投资者手中筹集到2,600万美元,还引起了媒体的关注,这对于吸引客户来说非常重要。“这帮新泽西的小家伙们是如何吞掉那家引人注目、坐拥雄厚资金的硅谷大块头的?”伯姆说。  答案在于更好的商业模式和更高的安全性。Plastic Jungle起初像电子港湾(eBay)那样运作,自身并不负责保管礼品卡。相比之下,CardCash是活跃的中间人,不仅购买存货,还检查库存并核实礼品卡面值。“人们无从知道那张礼品卡的来源,有可能涉及非法或是欺诈”伯姆解释道。  “窃贼在偷走信用卡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套现。”Plastic Jungle前CEO丹尼尔·罗杰斯(Daniel Rogers)说。他坦诚他的公司之前深受骗子的困扰。如今,CardCash利用欺诈识别程序和设备指纹技术来识别可疑用户,并且收集交易数据,由阿克曼领导的一支团队进行审查。该团队负责调查某些买家、卖家或零售商的交易量激增或者任何异常现象。  CardCash大约有1.5%的交易会出现坏卡。在该公司通知发卡行后,该礼品卡就会作废,变得一文不值。CardCash会把钱退给客户,并从来源处——当铺、支票兑现公司、礼品卡售货亭——拿回自己的钱,成功率达到90%。  与InComm的交易还有其他的好处。由于InComm向欧迪办公(Office Depot)、沃尔玛(Wal-Mart)和塔吉特(Target)提供预付费技术,因此可以为CardCash与其他零售商牵线。阿克曼和伯姆已经与CVS和亚马逊达成协议,让客户可以用任何礼品卡来交换他们手中的一张卡。CardCash还利用了美联航空(United)的里程积分计划,并与几个慈善团体展开合作。  去年11月,古根海姆合伙公司(Guggenheim Partners)向CardCash注资600万美元,当时对CardCash的估值为4,000万美元(此后又有增长)。其中很大一部分资金用于数字营销、谷歌视频广告和电视及广播宣传。投资者们认为这钱花得值。“这就像是滚雪球,越滚越大。”古根海姆合伙公司的投资组合经理道格·阿特金(Doug Atkin)说。  CardCash正在筹划一键购买平台,让客户可以使用移动设备进行购买,比如在排队买拿铁咖啡时购买星巴克(Starbucks)的礼品卡。至于那些挑选卡片和打包订单的人,到明年的这个时候,他们的工作将被一套自动化的电子检索和传送带系统取代。  两位创始人仍然持有这家公司超过70%的股份,但他们不打算永远持有。伯姆认为他们的模式与StubHub这样的公司非常相像。StubHub在2007年被eBay以3.1亿美元收购。“我们喜欢那样的退出方式。”

记者发现,大多数网站并未要求购卡者输入身份证号码,也就是说,购买电子礼品卡是没有身份限制的。

导读:无需记名,也不用当面交易,可以随意开发票,小到几十元的小礼品、大到上万元的翡翠玉器一应俱全。电子礼品卡因其隐藏性,又可以让收礼人随意选购商品,成为时下备受追捧的送礼方式。  【中国礼品网讯】无需记名,也不用当面交易,可以随意开发票,小到几十元的小礼品、大到上万元的翡翠玉器一应俱全。电子礼品卡因其隐藏性,又可以让收礼人随意选购商品,成为时下备受追捧的送礼方式。  购买电子礼品卡后  无需实物卡就可选购  今年电子礼品卡好像突然就流行起来,网络上销售电子礼品卡的网站也多如牛毛。通过专门搜索公司黄页的网站搜索筛选,记者输入“礼品册”搜索结果显示,相关网站约有230家。  这些网站中,除了一些专业电商外,也有专门销售电子礼品卡的网站。据了解,顾客购买电子礼品卡后,网站会邮寄一张印有卡号和密码的卡片,用户刮开后就可以使用。而为了规避风险,顾客购买电子礼品卡后,就可以获得一个卡号和密码,无需实物卡片就可以用于兑换。一张电子礼品卡,客户可以任意兑换等价商品,或者在面值卡内选购多款商品,其便利性和隐蔽性毋庸置疑。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调查显示,各大电商的礼品卡金额从50元到1000元不等,个别礼品卡金额更高。用户只要购买后输入验证码激活,就能任意选购商品,不需要任何身份验证。另外,记者还搜索到标价在9000元以上的高档奢侈品。  不少礼品价格虚高  产品质量也难以保证  虽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选购电子礼品卡,但是对于消费者来说,除了方便送礼外,这种卡用于日常消费似乎并不划算。  例如,某网站销售的200元礼品卡,可兑换礼品中有一款奔腾加湿器,而同款加湿器在淘宝天猫网上的价格仅有89元。一张2000元的礼品卡可兑换某品牌一款行李箱,该行李箱网购价格才800元,两者之间的差额高达1200元。  送礼市场一向重面子,越贵的商品被认为越有面子。因此,在电子送礼市场上,高档品比比皆是。在一家网站上,9000元以上的礼品高达50多件。商品包括高档玉器摆件、陶瓷杯子、紫砂茶壶、纪念币等等,每件商品的价格都不菲。该公司销售人员声称,这两款名贵玉石摆件销量非常不错,上次有客户一次就预订了十几个。  记者以客户口气进行咨询,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这些商品只批发不零售,批发是5件起预订。根据报价,一款麒麟玉器摆件价格高达9380元,而一件玉做的香薰炉价格高达9860元。据业内人士介绍,如果不看到实物,这类商品的价格极难把握,比市价高出几千元也很正常。  在礼品卡火爆的背后,产品质量也很成问题。近日,李先生在某网站兑换了一台加湿器,但是没用几天加湿器就坏了。李先生联系网站协商维修事宜,网站却让李先生自己找售后,并称“礼品网站只管兑换商品,不管售后服务方面的问题。”之后,客服人员再也没有搭理李先生。  发票可以任意开  部分网站可打折兑现  购买电子礼品卡,买卖双方无需见面,也不记名,开具发票也比较随意。某网站销售人员称,在该网站购买的高档品,发票可以多开,还可以根据用户需求开具办公用品、劳保用品的发票明细。  目前有部分网站提供回收业务,即如果顾客收到了该网站的电子礼品卡,又不想兑换商品,可以与商家协商将卡打折兑现。例如,如果一位客户收到了1000元的面值卡,那么该客户可以与网站商量,网站可以以8—9折的价格进行兑现。现金可以直接打到客户账户上或者支付宝账户中。  不过,目前提供兑现业务的网站比较少,一般只有大宗商品网站才会接受,而且需要顾客与客户经理私下联系。

作为商业预付费卡的一种,礼品兑换卡近年来开始在市场上流行。临近春节,礼品卡销售及礼品兑换迎来高峰。记者调查发现,礼品卡销售过程中普遍存在价格打折现象,消费者兑换的礼品实际价值与卡面标示价值并不相符。此外,部分企业销售的礼品卡面值较高,单卡面值最高达到5万元。法律人士指出,根据央行及商务部等部门颁布的相关规定,高额预付费卡面值超出限定额度,涉嫌违规。  面值最高5万元  元旦刚过,年关又近,礼品卡销售迎来高峰时期。连日来,记者针对此类预付卡的销售及售后服务情况进行了调查。  1月3日,记者在百度上搜索“礼品卡销售”,结果显示有4310万余条信息。记者点击搜索排名靠前的北京福百祥商贸有限公司网站,发现其销售的礼品卡种类包括春节礼品卡、储值卡、果蔬礼品券、蔬菜宅配卡及礼品定制卡。其中春节礼品卡的金额由198元至2998元不等,储值卡由500元至2万元不等。兑换产品主要包括海鲜礼盒及有机果蔬礼盒。“食品的保质期较短,我们在为客户发货时,肯定会选最新鲜的,这点您放心。”福百祥公司工作人员刘某在电话中对记者说,之前也确实有客户反映收到的兑换食品已变质,但概率很低。  记者注意到,该公司网站上针对退换货保障作出如下规定:客户在送货员面前拆包检查发现商品质量如有问题或实际货物与网站描述有很大出入,可以要求换货;两天内发现商品有明显生产瑕疵,一次换货后仍有质量问题,以及自承诺到货之日起5天后还未收到货物,均可要求退货。  随后,记者又致电北京瑞丰百年公司。其网站上显示,提供VIP至尊卡、吉祥卡、如意卡、VIP钻石卡4种礼品卡定制服务,客户可设定礼品卡的面值及兑换商品的种类,最低198元,最高2万元。礼品卡的有效期为1年,过期后可再次激活使用。该公司还宣称可提供数千种兑换商品,包括海鲜、有机食品、保健品、米面粮油、工艺品等。在售后服务方面,该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只要客户兑换的礼品存在质量问题,可随时来公司换货。  上述两家公司工作人员还向记者表示,购卡以现金、刷卡形式支付均可,无需提供任何个人证件信息。  记者在调查过程中发现,礼品卡价格不菲的现象较普遍。记者先后登录提供礼品卡销售业务的锦绣大地配送商城、聚福礼品卡销售公司的网站,发现前者销售的礼品卡最高面值达3万元,而后者销售的礼品卡最高面值则达到5万元。  标价水分不少  “其实这些公司大多是抓住消费者对所收礼品质量持无所谓态度的心理,这也是大多数兑换的礼品质量一般甚至较差、价格明显偏高的原因。”1月6日,北京某民营企业销售人员刘女士对记者说,其所在企业逢年过节均会采购大量礼品卡赠送给客户。  刘女士坦言,购买礼品卡的实际价格通常比面值价格要低,一些礼品卡销售公司为增强竞争力,还会给予大宗购买人一定回扣。“如果商品的实际价格与礼品卡标价一致,礼品卡销售公司就得赔钱了。”刘女士说,她有一次曾经用收到的一张标价600元的礼品卡兑换了一顶户外帐篷,后来到专卖店一看,实际销售价只有300多元。  采访中,刘女士的说法得到了印证。记者以购卡人身份暗访时,福百祥公司销售人员向记者表示,如果购买100张以上礼品卡,可以打7折。瑞丰百年公司销售人员则表示,该公司销售的礼品卡最低可打7.5折;购卡超过10万元,还可获得一台苹果手机或5000元现金的奖励。聚福礼品卡销售公司负责人则表示,购卡满一万元可赠送负离子空气净化器一台。  采访中记者还发现,随着中共中央反腐力度的持续加大,礼品卡券生意与往年相比冷清了许多。  “今年礼品卡的生意确实不好做,买的人越来越少了。”福百祥公司销售人员对记者说,近段时间,只有少数单位订购了300元至500元的粮油礼盒,而往年这个时候会接到许多订购海鲜礼盒的订单。  瑞丰百年公司销售人员则表示,往年最好卖的卡面金额数千元的礼品卡现在根本无人问津。  违反限额规定  2011年5月,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专门下发《关于规范商业预付卡管理的意见》,其中明确规定实行商业预付卡限额发行制度。商务部于2012年11月实施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第十八条也规定,“单张记名卡限额不得超过5000元,单张不记名卡限额不得超过1000元。”  1月7日,针对记者调查情况,北京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正伟表示,根据商务部《办法》规定,单用途商业预付卡是指企业发行的,仅限于在本企业或本企业所属集团或同一品牌特许经营体系内兑付货物或服务的预付凭证,包括以磁条卡、芯片卡、纸券等为载体的实体卡和以密码、串码、图形、生物特征信息等为载体的虚拟卡。  董正伟指出,上述福百祥公司及瑞丰百年公司等企业销售的礼品卡均属单用途卡,违反了相关限额规定,依据上述《办法》,对这种违法行为,当地商务部门应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仍不改正的,处以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罚款。《办法》还规定个人或单位购买记名卡或一次性购买1万元(含)以上不记名卡的,发卡企业或售卡企业应要求购卡人及其代理人出示有效身份证件,并留存购卡人及其代理人姓名或单位名称、有效身份证件号码和联系方式。“发卡企业不要求购卡人提供身份证件及相关信息,也违反了上述规定。”董正伟说。  链接  收礼的烦恼  收礼本来是件开心的事,但北京市民乔女士却因为朋友送的一张紫渔大闸蟹VIP礼品券,搞得最近心情很郁闷。  1月2日,乔女士向记者讲起了自己的遭遇。去年中秋节前,朋友送来一张价值688元的紫渔大闸蟹礼品卡,礼品包括6只公蟹与6只母蟹,可就近要求商家在北京设立的送货网点送货,有效期至去年12月31日。去年12月13日,商家应约送货上门,乔女士验货时发现,送来的12只螃蟹中有10已经死了。“我拨打礼品卡上的客服电话协商赔偿事宜,却遭遇对方的"拖字诀",现在连电话也不接了。想起这事就生气,血压都上来了”。  “紫渔”是江苏省常熟市一家知名阳澄湖大闸蟹养殖商家的名号。1月3日,记者多次致电紫渔官方网站上显示的两个客服热线号码,但始终无人接听。  1月6日,记者致电紫渔公司北京办事处,其工作人员解释,因未收到乔女士发送的死蟹图片,导致纠纷一直未能得到及时处理。该人士还表示,将尽快与乔女士沟通,促成解决相关赔偿问题。  无独有偶。北京市民刘小姐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去年中秋节前,一位朋友送给她一张云南特级酸石榴礼品券。她拨打上面的送货电话,之后不久便收到了快递送上门的货,她验货时发现绝大多数酸石榴已经变质。她再次拨打客服热线反映情况,被告知退货可以,但需要自担运费。“我直接把石榴扔了,不想再折腾。”刘小姐说。

近来,中央纪委屡次发文,严禁节日期间公款送礼、吃喝等。然而,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单位和个人“暗度陈仓”,运用网络交易逃避监督,而且送礼与收礼互不见面。而一些商家也看准这个“商机”,推出各种名头的礼品册、礼品卡,网友甚至称这种“隐形送礼”是“给领导送礼的神器”。  据新华社  双方不见面完成送收礼  记者近日在北京、重庆、长沙等地采访发现,中央禁令之下,请客送礼之风有所收敛,一些高档礼品商家反映“今年明显不好卖了”。然而,一种名为“礼品册”的商品在网络上销售火暴。在搜索引擎输入“礼品册”,显示结果达190多万条,大多是专门销售礼品册的网站。  记者随机打开一家名为礼品册网站看到,每个价位的礼品册对应着一些商品,其中一个版本中,有单反相机、高档烟酒等18件价值数千甚至上万元的商品。  据一名陈姓推销员介绍,送礼者先确定礼品档次并付款,留下收礼者地址,网站寄给收礼者一张有账号密码的礼品册,收礼者通过账号密码登录网站,自行选择礼品,之后礼品将会快递送达。  一名销售人员说,八项规定出台及反“四风”以来,请客送礼的风险越来越大,而用礼品册方式送礼比较安全。这些礼品可快递到家门口,既安全隐蔽,又投其所好。  对于礼品册购买者单位名称,销售人员却讳莫如深。“新博雅礼品”销售人员说:“最近有不少企业买礼品册送给机关单位,都是十几万的大单。”  同时,礼品册还成了部分单位发放福利的“新宠”。一礼品册商家销售员说:“检查很严,购买单位信息我们会严格保密,你买的东西、送的人,只有我了解,连我的同事也不会知道。”  电子礼品卡随时可套现  在网络送礼同时,一些名为“电子礼品卡”的商品销售也十分火暴。这种卡片不记名、无实体,面值从50元到1000元不等。在京东商城网站上,涉及电子礼品卡的评价达11万多条,其中较多出现的是“给领导送礼的神器”、“单位福利有着落了”、“发票开得灵活”等评价语言。  记者调查发现,多数网站不要求购卡者输入身份信息;发票名目可选择办公用品、劳保用品、教材资料等类别;购买成功后,系统提供消费密码,在提交订单环节输入密码即可消费。  一位电商服务人员介绍,送礼者在网上购买电子礼品卡后,可将密码转发收礼者,就可在网站上凭密码选礼品,无需见面,也不用经手实体卡片,既方便快捷,又避免了送礼风险。  在赶集网、58同城等生活信息类网站,回收电子购物卡的信息比比皆是。  在淘宝二手交易市场搜索“电子礼品卡”,显示内容达3000余条,价值几百元乃至几万元的礼品卡,大多标以九折的价格,如北京市海淀区一卖家将3万元的京东商场电子购物卡标价27160元出售。  这类买卖大多通过支付宝、网银转账方式进行交易,一方面收礼人将购物卡面值“变现”存入支付宝,另一方面,“黄牛”将回收的购物卡再次销售,形成了一条“卖卡—买卡—套现”反复循环的灰色产业链。  隐身送厚礼漏洞待查处  针对公款送礼歪风,中央纪委先后下发了《关于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坚决刹住中秋国庆期间公款送礼等不正之风的通知》和《关于严禁元旦春节期间公款购买赠送烟花爆竹等年货节礼的通知》等。  然而,豪华酒店清冷了,电子礼品卡又火了起来……送礼者一个“隐身变形”动作,便可出没于网络,大玩“躲猫猫”。  据了解,我国电子商务管理存在诸多漏洞,尽管有关部门出台了《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但尚未出台有关电子礼品卡的规定;另一方面,虚开发票的行为十分猖獗,给违规送礼提供了很大空间。  业内人士建议,尽快制定网络销售礼品的规范,如扩大监管范围,不仅购卡实名,用卡也要实名,不仅线下实名,线上也要实名,不仅要限制单卡金额,还要限制单卡销售数目,等等。  此外,税务部门要加大账目核实与发票查验,对于办公用品、培训费等发票年底大量增加的现象,要仔细审查,一旦发现虚开发票的情况,予以严厉处罚。  西南政法大学政治学教授王安白认为,一方面要完善公务接待、财务预算制度,减少隐性开支,强化显性监督;另一方面,要消减审批权限,从根本上铲除腐败滋生的土壤。

而购买礼品卡,对应的发票内容应该是预付款,比如购买价值1000元的礼品卡,发票内容应为:预付款1000元。

针对节假日公款送礼歪风,去年以来,中纪委连发禁令。然而,豪华酒店冷清了,电子礼品卡却火了起来。随着五一的临近,公款送礼穿上了隐身衣。一条短信、一个快递就能完成送礼的过程。

建议 急需制定网络销售礼品规范

在京东商城,记者购入一张面值50元的礼品卡,购买后,网站可以将礼品卡直接快递给收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