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新葡金newlisboa有限公司!

  年历市场  订单纷纷取消  商家叫苦不迭新葡金:  12月2日,9、10月份曾接到银行等单位的台历订单

时间:2020-04-05 06:06

导读:“禁卡令”出台,让礼品业感受到了“寒意”。政府机关、国企纷纷减少了公务礼品采购,不少礼品、印刷企业接不到单,叫苦不迭。虽然公务消费少了,“私人定制”、大众消费都是尚待开发的“热土”。  【中国礼品网讯】春节临近,原本是礼品行业一年中生意最好的时候,然而今年,“禁卡令”出台,让礼品业感受到了“寒意”。政府机关、国企纷纷减少了公务礼品采购,不少礼品、印刷企业接不到单,叫苦不迭。不过,贺岁片《私人订制》给他们带来了一点灵感。虽然公务消费少了,“私人定制”、大众消费都是尚待开发的“热土”。  继餐饮、酒店业熬过2013年年关之后,礼品行业也将迎来“难过”的2014年年关。10月31日,中央纪委发出通知,严禁公款购买、印制、邮寄、赠送贺年卡、明信片、年历等物品。本该是礼品生意最火热的12月,在禁令之下却一片惨淡。成都兴辉礼品公司的老板曾业,不得不选择在年底关门。“没办法,接不到单子,生意做不下去了。”曾业说,今年“节俭风”劲吹,高端定制礼品无人问津,中低端市场则杀价严重,赚不到钱,所以决定不做了。  昨日,记者从四川省礼品行业商协会得到的数据显示,成都大大小小的礼品公司不下2000家,往年近十亿的营业总额,今年遭遇了“腰斩”。大的公司靠产品转型谋出路,小的公司难以抵抗市场不景气的风险,纷纷选择关门或者转行。  公务员:今年没采购一张贺卡  在羊西线一家大型国企上班的白领张萌,发现到现在一本新年台历都没收到。“往年这时最多要收到10多个,今年一本都没有。”张萌在办公室问了一圈,发现只有3个同事收到了新年台历。而且,这些台历都是航空公司或者保险公司寄来的,而非平时有业务往来的企业。  张萌所在的企业,往年都要拨5-10万元的经费,用于定制台历、贺卡、礼品等,在新年和春节前发给各业务部门员工送给客户。但今年,上个月公司相关负责人李虹就接到了通知:今年不再印制台历和购买礼品。  “你不晓得‘禁卡令’嗦?不要再打电话来了,我们可不敢印。”挂掉一家印务公司打来询问是否要印贺卡的电话,姜可很是感叹。“以前最忙的就是年终,订年会酒店、订新年台历、贺卡和礼品,今年一下觉得清闲多了。”姜可是成都某机关的公务员,今年“节俭令”一出,效应立现,姜可没有采购一张新年贺卡。  企业:订单锐减7成 小印厂停印  市场需求量的锐减,令印刷企业、礼品企业感受到了“寒意”。成都兴辉礼品公司的客户经理小王因为没拉到订单,10月的工资只拿到了800元。她告诉记者,按照这个趋势,她打算辞职。“每天都去跟客户磨,但基本都被拒绝。”  今年年初以来,企业和政府的会议以及接待大大减少,礼品需求量自然也大大减少。以往关系不错的客户大都向小王直言,没有谁再敢用公款订台历、贺卡。曾业说,高端市场看不到起色,中低端市场又因为竞争激烈,确实没得赚。关闭公司后,他决定在餐饮市场再觅商机。  礼品公司没生意,上游印刷厂也叫苦不迭。“订单至少下滑七成,一点都不夸张。”成都北新干道附近的一家印刷厂老板张世川告诉记者,前几年,不到10月就有大笔的贺卡、台历订单,“机器白天黑夜转,就怕赶不及交货。一个季度能做到上百万的销售额。”  眼下已接近元旦,订单已基本完成交付,张世川坦言,“基本上都是公司的单子,没有‘公单’,制作要求比较简单,数量也减少了。”  记者从多家印刷厂、印务公司了解到,年末生意异常惨淡,有一些小型印务公司甚至已经停印,“今年一单都没有做,我们已经不做贺卡这块业务了。”美意印务的杨姓业务经理表示。变化  成都礼品消费市场骤降5成  兴辉礼品公司是在2011年开业的,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赚了近百万。“当时高端礼品市场很火,大客户一个订单就几十万。”曾业说,那个时候高端定制礼品,利润能做到30%以上。“房产商、药品经销商的生意都好做,会定制字画、蜀绣乃至活动纪念币。”而据业内人士介绍,商务礼品市场价往往在300元以上,公款消费的礼品价格往往都在1000元/件以上。  省礼品行业协会秘书长李琳琳告诉记者,金银币、琉璃制品等,都曾是公务消费市场的热点。记者在成都贝瑞礼品公司的网站上看到,琉璃礼品的价格从1000元到上万元不等,金银币的价格从1000元到3000多元不等。该公司一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以前年末高峰时出货金额可以达到10多万元,但现在几乎无人问津。  一些做电子礼品卡的网站也受到冲击。一家礼品卡网站的销售 经 理 彭 建 兴 告 诉 记 者 ,200-1000元的礼品卡是往年最受欢迎的。“成都有五六家大型国企都是我们的客户。”他说,去年这些客户购买礼品卡主要用于年会奖品、客户礼物、员工福利等,而今年都喊停了,该网站本月的销售额也下滑了70%。  记者从四川省礼品行业商协会了解到,截至2012年,我省共有7000余家礼品相关企业。李琳琳告诉记者,成都有2000多家礼品企业,年销售额能达数亿元。自从去年“八项规定”出台后,行业就受到了很大影响,到今年年底,该协会预计销售总额有50%以上的下滑。应对  转型大众消费和“私人定制”  “贺卡不好卖,已经不是今年才有的事情了。”作为礼品业业内人士,张世川认为,功能性降低成为市场遇冷的重要原因。“打个电话拜年的效果远比一张贺卡要好,成本也低,既经济又环保。至于挂历,更是很少家庭会用,下个应用程序能解决问题,实用性和装饰性都在下降。”  对于市场的变化,速彩纸制品有限公司经理秦旻也感受深刻,“禁令之下,市场萎缩是必然的。这时候公司更要做好一条龙服务,抓紧现有的客源。”秦旻告诉记者,现在他们也在抓“私人定制”的业务,面对大众消费圈子,将贺卡、台历个性化,“虽然目前的量不是很大,但很多客人都很喜欢拿自己的照片或小孩的萌照做台历送人,前景还是不错。”  “礼品行业在上海、北京等地做得很好,我们本土企业还比较落后。”四川省礼品行业商协会秘书长李琳琳说,本地企业绝大部分是工艺礼品的贸易商、代理商,不具备独立的设计能力,也没有生产厂家。“行业抗风险能力差,大环境一变大家都在叫苦。”李琳琳感叹,她还预计这股“节俭风”至少会持续四五年。  “整个行业都必须认清形势,积极调整转向以寻求生存发展。”李琳琳说,目前本土企业已经开始转型,从原来的传统商务、政务礼品,转向做旅游纪念品和促销礼品。“特别是促销礼品,类似超市里各类促销赠送的水杯、雨伞等,面向大众消费价格适中的家庭礼品等,是企业主打的业务。”

导读:往日依赖政府订单的台历、贺卡印刷公司称订单下降,转而承接年历的个性化定制或其他礼品订单;深圳多家星级酒店和年会策划公司,也表示国企和政府机关的年会预订量大幅减少,因而把年末市场拓展的重点转向外企、私企年会和私人婚宴等。  【中国礼品网讯】马年春节较往年来得要早,按照惯例,此时应正值“年”的生意火爆之时,但记者近日走访发现,在中央和地方政府三令五申强调“节俭令”的大背景下,“年”的生意并不好做。往日依赖政府订单的台历、贺卡印刷公司称订单下降,转而承接年历的个性化定制或其他礼品订单;深圳多家星级酒店和年会策划公司,也表示国企和政府机关的年会预订量大幅减少,因而把年末市场拓展的重点转向外企、私企年会和私人婚宴等。  年历市场  订单纷纷取消  商家叫苦不迭  12月2日,记者在笋岗文具玩具批发市场看到,多数摊位售卖的商品为圣诞树、麋鹿模型等圣诞商品,专营传统年历、贺卡的摊位屈指可数,前来咨询购买的人也不多。  “厂家直销,可以批发,也可以订做。”B栋一家年历摊位老板正在向顾客介绍新出的马年台历,并表示如果需求量大还可以打折,“今年生意不太好,仓库里还有一大堆之前进的货,现在只希望能在年前尽量销出去。”  10月31日,中共中央纪委下发《关于严禁公款购买印制寄送贺年卡等物品的通知》,严禁各级党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和金融机构用公款购买、印制、邮寄、赠送贺年卡、明信片、年历等物品。禁令之下,不止文具市场上年历、贺卡销量冷清,一些专门承接政府和事业单位年末订单的广告公司和印刷公司,更是叫苦不迭。  “台历、贺卡近两个月有好多订单被取消,如果只靠年历,估计公司年末很难赚得到钱。”12月3日,宝安昂X印务公司的杨姓销售经理告诉记者,9、10月份曾接到银行等单位的台历订单,“最多的印2000份,但11月时都说有禁令,不敢再印了。”  记者采访得知,往年的11、12月份正是年历订单的高峰期,不少机关单位和银行等国企印制年历后,作为礼品分发给工作人员及客户,禁令出台之后,已经下单的都不顾违约金而纷纷取消订单,并表示不再印制年历。  年会市场  宴席标准下降  仍然少人问津  “今年的年会场地比较容易预订得到。”“节俭令”下,不止年历等礼品市场遭遇寒冬,年会市场更是受到波及。记者以年会场地预订为由,联系了多家承办酒店,对方均热情地表示场地可订,且餐费价格较去年有更多优惠。  福田一家酒店销售部的王经理告诉记者,可容纳300人、600人的酒店宴会场地,12月约有二分之一的时间尚未被预订,去年餐费标准最低是每人158元,而今年餐费标准为每人138元到488元,下浮了20元,目前预订还可享受9折优惠。  “今年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的年会订单基本上都没有了,大概从去年开始,这类会议就已经有下滑的趋势。”王经理表示。记者了解到,即使有少数政府和国企订单,也都将餐费标准定得较低,一般只用晚宴不住酒店,从目前预订的情况来看,年会的流程也相对简单。  在石油系统某分公司负责维护媒体关系的陈小姐也向记者证实,近两年公司年会的成本控制越来越严格,“以往年会场地经常是外地的温泉酒店,一开就是两三天,去年只在市内的一家星级酒店开了半天,也没过夜,今年应该只在公司的大会议室举行。”  谋求转型  瞄准平民消费  转向私企市场  自去年年底开始,中央相继提出改进工作作风、精简会议活动、厉行勤俭节约等要求,公务消费市场出现部分“缩水”。近日,中央再次加大反腐力度,提出禁止公款买贺卡、买烟花爆竹等要求,加强对年底公款消费的监控。在此背景下,较大比例依赖公务消费的礼品市场、年会行业、酒店行业亟须走上转型之路。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些行业眼下纷纷将市场拓展的重点,转移到市民消费和民间资本消费,以期摆脱对公务消费的过度依赖。  以年历、贺卡等礼品市场为例,杨经理告诉记者,公司以往长期依赖政府订单,“高峰期时比例曾达一半以上”,但在“节俭令”之下,政府订单大幅缩水甚至消失,公司开始寻求其他市场。在该公司的网站上,记者看到,除了年历设计和生产之外,公司业务还包括各种印刷产品的个性化定制,“比如说可循环使用的环保袋、附有年历的笔记本等,这些都可以个性化定制,印上公司LOGO或者其他有意义的图案,作为年末礼品送给客户。”杨经理称,比起政府订单,公司目前更重视开拓这类私企或个人客户的需求,通过个性化来提高印刷品的附加值,“这些客户的印刷量当然比不上政府部门,但利润率比较可观,做得好的话,总体的市场需求量也大。”  众多星级酒店也将年末营销重点放在私企年会和婚宴上,“明年一月酒店的预订情况还不错,主要是有很多新人举办婚宴。”王经理称,对于私企举办年会,酒店专门制定了优惠套餐。酒店还与婚宴的专门预订网站合作,通过网上推广渠道来提高婚宴的预订率。  林颖在深圳一家会议策划公司担任策划师,从今年8月开始,公司把业务重点转到了私企、外企方面。“跟内地城市相比,深圳的会议行业很发达,虽然政府订单减少了,但各类会议承接还是有很大市场的。”以年底年会为例,不少大型的外企、私企不仅仅把年会定位为内部员工答谢会,还往往包括维护客户关系、组织行业交流等,这些都需要专业公司来策划。

导读:以做礼品册闻名的重庆满橙商务公司一工作人员介绍,来自公务消费市场的礼品业务几乎九成被取消。以往受到公务消费青睐的瓷器、高档酒类已经推不动了。  【中国礼品网讯】元旦前夕,重庆某机关办公室副主任刘明(化名)感觉确实有些不一样的新气象:单位之间的团年聚会没有了,新年贺卡一张都没有采购。重庆市礼品行业协会秘书长常述为介绍,全国礼品行业估计萎缩两到三成。  以做礼品册闻名的重庆满橙商务公司一工作人员介绍,来自公务消费市场的礼品业务几乎九成被取消。新博雅是重庆成立时间长、规模大的专业礼品公司,销售员小刘介绍:“以往受到公务消费青睐的瓷器、高档酒类已经推不动了。”  重庆一藏品公司的刘总介绍,纪念币曾经是公务消费市场的热点。比如金银制的熊猫纪念币,最高的一套售价1.9万元,因为具有收藏和增值功能,之前一直受到一些企业青睐。以前一个月可以出货10多万元,而现在每个月经营额不足1万元。  近年来,从粽子、月饼等节日食品,到坚果等零食小吃的包装,也有向高档礼品发展的趋势。礼盒越做越大,附带的东西越来越多。但是,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粽子行业委员会常务副会长翁洋洋表示,2013年我国食品行业的礼品性食品销售额预计下降约40%。  一些价格高昂的食品也开始“低下了头”。进口的坚果下降幅度很大,仅在北京,截至2013年10月,下降幅度同比就达到了20%-25%。预计到2014年春节期间,坚果的大批团购量同比还将大幅下降。  在河北唐山,2013年国庆和中秋时节螃蟹的价格20元一斤,而往年同期,螃蟹的价格大概是100元一斤。海鲜市场的说,螃蟹卖成了白菜价,打包送礼的少了。  2013年12月底,央视主持人张泉灵在微博上说:今年台里不印挂历了。杭州一家国有银行的客户经理也告诉记者:“今年年前轻松了不少,不用像往年挨家挨户去送台历了。”他说,其实客户也不一定喜欢台历,只是以往大家都在送,自家企业要是不送,就显得不好看,现在大家都不送,反而更好,减少了浪费。  浙江一家某机关定点印刷厂的负责人说,往年单位定制的贺卡一般在1元左右,宣传画2元,挂历在8元至10元。“普通贺卡、台历订单的利润率最多20多个点,而机关单位订单利润率高得多,最好甚至能达到100%。”  按照台挂历行业的常规安排,春天的时候厂家已经开始设计、打版,7、8月份接收订单,而到了10月份,基本已经印刷完毕,就等着给客户发货。10月底的中央禁令,引发了退单潮。  “以前是接订单接得手软,现在是收退单收得想哭。”浙江义乌一家小企业主说,今年至少损失上百万,“一仓库的台历都成了废纸”。  深圳宝安一家印务公司的杨姓销售经理说,9、10月份曾接到银行等单位的台历订单,“最多的印2000份,但11月时都说有禁令,不敢再印了”。  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金乡镇号称“中国台挂历生产基地”,占据着国内台挂历市场80%以上的份额,2012年销售总额达到约10亿元。苍南县台挂历行业协会党支部书记蔡步棉透露,来自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等公款消费订单,占了金乡镇台挂历总销售量的50%。2013年,这“50%”无一例外均退单了。  一些企业已打算转行生产其他产品,比如印刷包装盒、包装纸、手提袋,并努力扩大出口。义乌市映竹彩印包装有限公司的老板、义乌市年华礼品行业协会会长金景喜已经决定明年不生产台历、挂历等产品。  温州雅荟印务有限公司的订单以农村市场为主,损失相对于其他企业而言,并不是特别大。副总经理陈加伟透露,当地有不少在广州开办台挂历企业的,这些企业60%的订单都来自企事业单位,损失更为惨重。  苍南县开峰纸塑制品有限公司也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该公司的业务经理林宏暖说,他从中央发出八项规定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企业不能再过分地依赖公款消费,所以自己挖掘的订单中绝大多数是民企。

观点:企业间正常的消费应被允许

关键词:资金流

一些还在接单的印刷公司也是生意清淡。昨天下午2点,记者来到位于兰苑小区内的宝德印务公司,发现近一个小时内没有前来预订贺卡的客户,一些设计人员更是因为没活儿干而靠在椅背上睡觉,整个近80平米的办公室很安静。

观察动机:10月31日,中央纪委发出《关于严禁公款购买印制寄送贺年卡等物品的通知》。通知要求,各级党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和金融机构,严禁用公款购买、印制、邮寄、赠送贺年卡、明信片、年历等物品。短短五天,这则通知在北京的年历市场内犹如投放一枚重磅炸弹,很多已经定制了年历的单位纷纷退货。

在徐凝门桥附近的印刷世家,当听说记者要印制贺卡时,生产总监陈女士立即来了精神头儿,你要做什么规格的?方案、后道工艺有吗?记者表明现在还不确定,想了解大概价位,徐女士马上报出了一个规格的价位。记者随即问道:你家怎么比别的公司贵那么多?徐女士解释:不是贵,而是今年普遍行情不好,我们这样的印刷公司开一次机器成本很高的,再加上今年纸张、后道工艺包括工人工资都在涨。

像银行、移动、联通什么的,年末总得给客户送点纪念品吧,这台历是年年都发的,真正看台历的都是老百姓,成本只有几块钱的台历其实是一种日用品。今年因为有禁令,很多大客户都退订了,或者说下单也迟迟没有动静。在沙子口经营年历生意的一位男店主说,他们只能寄希望于私企和外企的订单,但数量远不能与国企和金融机构相比。

对于此次中央禁卡令对贺卡市场产生的影响,扬州大学马克思学院副教授吴林斌认为,在这个问题上不能太矫枉过正,中央关于严谨公款购买印制寄送贺年卡等物品的通知,是有针对的对象群体,主要目的是防止滋生腐败,但并不是要一刀切,毕竟贺卡是礼仪活动中表达人们感情的载体,一些商业企业之间正常的往来,私人之间正常的消费还是应该被允许的。

往年进入11月,在永外沙子口经营挂历生意的金老板忙得连午饭都顾不上吃一口,但今年光景大变,为金融、电信企业制作的上百笔订单被退订了。随着中央纪委发出《关于严禁公款购买印制寄送贺年卡等物品的通知》,年历批发市场迎来罕见的退货潮,看着已经做好的马年年历变成了废纸,商户们大呼损失惨重。

相关阅读 逢年过节还寄贺卡吗?卖贺卡商家仍在坚发声印刷版个性贺卡在Ipex2014现场派发台历和贺卡转战私人定制 印刷业觅新机市场扫描:一家年历印刷商的挣扎与无奈广西贵港贺卡印刷市场冷清谋求转型发展重庆:纸质贺卡受冷落 电子贺卡成新宠

按上一年销量定新一年生产计划,在台挂历行业,计划式生产早已成为一种惯例。在北京经营这行八年的王经理,库房里堆了五六十万本2014年度的各式年历。我们坚决拥护中央惩治腐败的精神,但这份通知上周五才下达,几天来国企、金融机构的订单全部停掉。而生产企业已经做出了大批年历,少则产值五六百万元,多则上千万元,制作完的年历现在成了废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