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新葡金newlisboa有限公司!

一些单位将礼品费用列为会议开支,  与之前会议费管理办法比起来

时间:2020-05-01 10:35

临近年底,各种会议增多,开会发礼品似乎成为惯例。主办方积极购买,热情相送;与会者欣然接受,内心窃喜。小会送小礼品,例如茶杯、文具、特产;大会送大礼,如名牌服装、名酒名烟、电子产品。会议礼品越来越普遍,礼品规格越来越高。  这种极具隐蔽性的“会议腐败”,成为一些单位和个人的人情交往、公款送礼的途径和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  开会之前先拿礼品 ,少则数百动辄上千  据媒体报道,广东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上,为人大常委会委员每人配备一台平板电脑,取代纸质会议材料。这一自称节约环保的做法,受到许多人的质疑,被指为“隐性福利”。  一只手签到,一只手拿会议礼品,这是不少会议的第一个程序。在去年中部某省召开的一个关于城镇化的工作会上,参加会议的都是各县县委书记和县长。三天的会议后,每人房间都放有一件某知名品牌衬衣和一条西裤。该品牌专卖店就设在宾馆一楼大厅,与会者可以更换尺码。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每到年底,许多部门都召开总结会议,一般都有一个不错的包,里面装有资料和茶杯、钢笔等礼品。好一点的用皮箱装着,有西服、茶叶甚至烟酒等礼品。如果是社会企业筹办的开幕式、研讨会等,会议礼品就更丰盛,动辄是上千元的电子产品、手机或者ipad等。  会议礼品中的采购猫腻不容小觑。记者以客户身份向北京优礼品公司咨询预订礼品业务,一位王姓业务员告诉记者,公司主供礼品有茶杯、服装、电子产品以及饰品等,既有单件,也有套装,可以自己提创意,“价格比市场上要贵一些,因为有设计、礼盒的费用。”记者咨询的一款陶瓷杯,市场售价60多元,订制价却高达125元。  这位业务员介绍,每到年底,生意最火爆,三五百人的会议很常见,而且礼物都会超额购买,多余的主办方自己留着。现在,订制礼品的政府部门比原来少了,但是事业单位、国有企业还有很多。她给记者出示的样品里,就有东部某市财政局预制的U盘和某国有大型企业预制的青花瓷礼品盒。  司空见惯习以为常,手段隐蔽查处困难  近年来会议浪费、会议腐败现象愈演愈烈,不仅造成财政资金损失浪费,而且助长奢侈腐败之风,社会影响恶劣。今年6月,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审计报告时披露,一些部门在计划外召开会议,超标准、超范围支出会议费。其中,审计的45个中央部门本级2012年共举办会议8698个,实际支出6.98亿元,会议费用之滥可见一斑。  许多人对会议礼品已经习以为常且不以为然。湖北省反腐倡廉理论特约研究员唐坤说,现在,开会的重要环节已经不是“领材料”,而是“领礼品”。礼品还不能从简,分三六九等,领导级别越高,礼品越奢侈,会议越重大,礼品规格越高。  虽然去年出台的八项规定对会议标准有严格限制,不得大吃大喝,不得住豪华酒店,但是对会议礼品却没有明确规定。唐坤表示,会议礼品俨然成为部门与部门之间、上下级之间利用公款变相送礼的工具。  虽然会议礼品已是众所周知的现象,但近些年,纪检监察部门在这方面查获的案件并不多。专家认为,主要由于会议礼品腐败的手段隐蔽,数额相对较少,不易察觉。  国家行政学院许中正教授说,一些单位将礼品费用列为会议开支,藏匿在大量的会议费中,在财务报表上鱼目混珠,躲过审计部门的检查;还有的为礼品找到了资金来源,请企业赞助成为最常见的方式。  许中正表示,一些会议主办方事先通过领导的审批,履行相关“程序”,使会议礼品“合法化”,也增加了纪检部门监管的难度。此外,会议礼品成为一种福利待遇,为主办方赢得了“民心”,与会人员“得了便宜”,共同隐蔽这一事实,查证起来无从下手。  刹会议礼品之风须先补制度漏洞  正是由于“不足挂齿”“难以查处”,会议礼品腐败公然上演,一些地方甚至呈愈演愈烈之势,从几百元至几千元,发展到现在的上万元。  会议腐败并非孤立的现象,而是种种腐败的综合衍生体。许中正认为,以前对“会议礼品”的认识和监管力度不够,但这股风气不刹,势必造成财政资金浪费、滋生行贿受贿等诸多问题。  遏制会议礼品腐败,最好的办法就是对会议进行整治。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廉政研究所所长乔新生说,正本清源的做法就是要实现会议于繁就简、于多取少、于少取精,将变质变异的会议拉回原本的正道。  乔新生建议,首先要明确会议标准,包括会议的规模、内容、参加对象、时间及费用明细等,要有具体的标准和要求。其次,明确经费使用情况,将会议经费纳入年度财政预算,并严格开支标准,坚决杜绝超支现象发生。同时,严格禁止向企业摊派,防止增加企业负担。纪检、监察等部门要加强监管,一旦发现违规单位和个人,要严肃处理。  今年9月,财政部、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中共中央直属机关事务管理局联合印发了《中央和国家机关会议费管理办法》,针对会议费管理存在的突出问题,从预算审批、报销审核、公示报告等方面作出具体规定,还有11项禁令,旨在狠刹奢侈办会风,遏止会议礼品等违规行为。  唐坤认为,这些措施要落到实处、收到实效,还需提高会议费透明度,主动引进外部监督,把会议费预决算、支出等情况详细公开,让社会公众知情与评议,做到令行禁止。

  新办法呈现更精细、全过程、全范围的监管特征,同时重公开、重问责,这些都将大大增强其刹奢侈会风、堵会议支出漏洞的威力。让会风简朴起来,务实起来,高效起来,让开会与吃喝、游玩、拉关系、捞好处等等“绝缘”,公众期待几个月之后严控会议费新规的实施,能带来风清气正的会风新貌。
  继修订的《军队会议费管理规定》出台月余,9月23日,财政部等三部门联合发布修订的《中央和国家机关会议费管理办法》。作为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推进厉行节约反对浪费和改进会风的一项重要制度建设,该办法在压缩会期、控制参会人员数量、改进会议形式、限制会议地点等方面,均做出严格规定。新办法将于明年元旦起施行。
  不管大事小事都要开会,去旅游景点,住豪华酒店,会议要上档次、够规格,报销会议费夹带点“私货”……一段时间以来,此类办会歪风在某些地方盛行,主办方与参会者心照不宣,甚至乐此不疲。尤其是近来一些地方“三公经费”被盯紧,会议费报销就成了一些人挥霍公款、甚至中饱私囊的隐蔽通道。有人将公款送礼甚至吃喝玩乐的费用都开成“会议费”,有的定点饭店用虚报参会人数等方式将超标会议费“抹平”。以至有人戏言:会议费像个筐,什么费用都往里装。
  与其他法律、规章、措施不断修订的道理一样,该管理办法的修订,某种程度上是与钻漏洞者“斗智斗勇”的较量。
  与之前会议费管理办法比起来,新办法呈现更精细、全过程、全范围的监管特征,同时重公开、重问责,这些都将大大增强其刹奢侈会风、堵会议支出漏洞的威力。对照新办法,计划明年召开相关会议的部门应该发现,像以往那样打“会议费”的歪主意,难了。
  该办法“管得更宽”,一是适用对象覆盖所有中央和国家机关,中央事业单位参照执行;二是适用大中小各类会议,将部门召开的小型研讨会、座谈会、评审会等业务性会议作为“四类会议”纳入规范范围。如此全范围的管理有望杜绝以往游走于监管边缘者的侥幸心理。
  “源头严卡”是该办法另一亮点,即会议能不能开要经严格审批,支出多少要有预算控制,“会议费应纳入部门预算,并单独列示”,这无疑是借鉴了严控“三公经费”的经验。
  公众尤其对该办法增加的公示公开环节以及问责条款,寄予厚望。不难发现,如今群众监督、舆论监督日益向以往较为隐蔽的角落延伸。自各地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狠刹公款大吃大喝风以来,在记者、网民明察暗访的压力下,靠公款宴请支撑的不少高档餐饮场所生意趋冷。不能不说,舆论监督、群众监督功不可没。
  针对“无问责即无痛痒”一度为公众对某些规定“过软”的担心,该办法增加了问责条款,对计划外开会、虚报会议开支的,将依法依规追究相关单位和人员的责任。相信,有“因一顿饭而被免职”的前车之鉴,某些想在会议费上“动脑筋”的人,多少会心存顾忌。尤其值得提醒的,虚报会议费如果套用财政金额较大,就不是违规违纪问题,将构成违法。
  开会就是开会。让会风简朴起来,务实起来,高效起来,让开会与吃喝、游玩、拉关系、捞好处等等“绝缘”,公众期待几个月之后严控会议费新规的实施,能带来风清气正的会风新貌。
  这需要监管部门像盯住公款大吃大喝一样,盯住那些在会议费上“动脑筋”、打歪主意的人,让“严禁套取会议费设立‘小金库’”,“严禁在会议费中列支公务接待费”,“严禁以任何名义发放纪念品”,“不得到党中央、国务院明令禁止的风景名胜区召开会议”等成为真正的“高压线”。同时,不仅在中央和国家机关这一层面,更要以此形成示范效应,带动各省区市、各基层部门的会风都向着“厉行节约、反对浪费、规范简朴、务实高效”的原则转变。

“顺道” 程硕作新华社发 ntent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新华社记者 “借着培训名义开会”“高档酒店关注度大,中高端的安全”“一线景区不敢去,二三线成‘新宠’”…… 去年9月,中央规定各级党政机关一律不得到黄山等21个风景名胜区召开会议。记者调查发现,一年多后,公款“开会游”有所遏制,但仍存暗箱操作,借开会、考察、培训、交流、调研等幌子,一些公款“借壳游”“傍会游”“顺道游”屡禁不止。 二三线景区:“有旅游不开会的,少有开会不旅游的” 纪检监察机关通报了这样一起典型案例:2014年8月,河北霸州市文广新局接到《廊坊市文广新局关于做好第七届中国西部文化产业博览会参会准备工作的通知》,当年9月3日,时任局长朱某等7人前往西安参会。会后,他们“顺道”去秦始皇兵马俑、华山景点游玩,并在返回后,将旅游产生的费用在下属机构华艺文化传播公司报销。 一些景区宾馆如何搞好“秘密接待”?在湖南等地一些会展公司的网页上,还在推介办会经营项目,其中除了会议场地食宿安排外,主打项目中还包括会议旅游、会议礼品等。一些会议旅游推介的路线,行程一天到数天不等。 安徽某景区内的一家星级宾馆值班经理告诉记者,省内和上海、北京等地的很多政府部门和企事业单位都会来此“开会”。“这些名义上是培训、开会,其实会后就是旅游。”她说,宾馆可以按照会议单位要求,将旅游费用开到会议费或住宿费发票中。 安徽另一个景区某高档酒店负责人也告诉记者,可以虚报会议人数,增加会议费用预算,处理旅游接待等费用。到这里来“只有旅游不开会的,没有开会不旅游的”。 西双版纳管委会的工作人员表示,现在虽风声紧开会的少了,但政府、部门开始转移地点了。“最高档的酒店关注度比较大,中高端的会更安全。” 此外,庐山、泰山景区都有酒店表示,“禁令”后虽然预订数量明显减少,但仍接待机关单位大型会议。 记者采访发现,如今的一些会议,在部分5A景区受阻,就去4A景区“打擦边球”;不到外省市,就在自己行政区域内找“环境好”的地方。“现在酒店会帮去开会的机关单位做好保密工作,建议以个人名义而非单位名义预订,避免风险。”某酒店工作人员说。 “开会游”五花八门,会议费成“万能筐” 去年,中办、国办通知要求,地方各级党政机关的会议一律在本行政区域内召开,不得到其他地区召开;严禁在会议费、培训费、接待费中列支风景名胜区等各类旅游景点门票费、导游费…… 然而记者调查发现,一些单位和个人无视规定,打着开会考察旗号的“异地游”大有人在,而这些旅游费用都被列支到会议费或考察费中予以报销,“开会游”五花八门。 ——享受“隐性福利”的“借壳游”。假借开会、考察、培训、交流、调研等幌子旅游时时发生。甘肃武威市爱卫办一名原负责人在厦门参加会议后,参加旅游团在厦门鼓浪屿等地旅游,并在旅行社以单位会务费名义开具发票公款报销。 ——本末倒置的“傍会游”。原本是正事却成了一些干部旅游观光的陪衬,“公款旅游顺带开会”“旅游中间插播会议”的手法更加隐蔽。2014年初,沈阳市司法局26人借组织学习考察之机,分赴10个城市,在一周多内多数时间用于观光旅游,都游览了5个以上的景区景点。 ——会在前、游在后的“顺道游”。有的打着考察调研的旗号,然后安排自由活动,进行公款旅游。2014年10月,安徽天长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组织镇文化站站长和文化馆业务人员共23人到外地考察,期间组织人员到景区游玩。 “开会游”费用,大多采取会议费的形式进行报销。据介绍,安徽省审计厅审计发现,安徽省统计局、省民政厅、省社科联等部门决算草案列报“三公”经费或会议费支出不实,涉及金额27.6万元。如省统计局以会议费名义支付酒店17.8万元,其中办理酒店储值卡7.3万元,非会议期间餐饮客房消费5.9万元,结存4.6万元。 分类晒出会议费,强化监督 公权力机构的开销都来自财政,“开会游”和在会议费里藏猫腻,就是假公济私,就是一种腐败行为,对此应该零容忍。 安徽省社科院研究员王开玉建议,不仅要针对“21景区”,各地也应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其他着名旅游景区,出台会议的禁止清单,对景区内现有的机关会议中心、培训中心应尽快清理。 一些专家认为,要推进公开会议费等财政预决算的“明细”公开,为此要细到每次开会参加的人数、餐饮住宿费用、会场费用都需要分类晒出。 安徽省党风政风监督室负责人说,三公经费和会议费的使用,如仅公布数据还不能看出其中违规之处,建议在单位内部公布明细,由职工监督;还可在知名景区广泛设置鼓励公众监督的公告牌,设立多种举报方式,例如热线、短信号码、微信公众号、二维码等。 据新华社北京12月5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