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新葡金newlisboa有限公司!

救了自己  新葡金:尽管今年的礼品市场遇冷,按照惯例正是礼品市场的旺季

时间:2020-05-01 10:35

10月31日,中共中央纪委发出《关于严禁公款购买印制寄送贺年卡等物品的通知》。据报道,严令之下,原本已经进入招标环节的“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行2014年挂历、台历及贺卡印制项目”紧急终止。  记者了解到,从“时令”上看,不仅是已经被“卡住”的贺卡到了即将发行的季节,按照往年的惯例,礼品市场也到了旺季,不过根据记者几日来走访的情况看,今年的“传统礼品市场”同样被“卡”住了——政府部门和国企喜欢采购的工艺礼品和福利礼品几乎没有了市场,小型礼品公司消失了大半,依然存在的礼品公司和代理商正在想辙发展新的客户和渠道,及时更新礼品结构。  燕赵都市报记者郭春虹  老礼品商:一单政府生意还都没有  老陈并不算老,只是因为他在礼品行业奋斗了18年,而且在石家庄太和文化礼品城生意做得颇大,因此被业内同行冠以“老陈”。  老陈认为,做礼品生意这么多年,今年礼品市场出现的这么大的变化是自己从未经历和想象到的。“我这儿的政府订单现在基本上没了,不但来自政府各种部门的没了,连国企都没了。我认识的好多规模小的礼品公司今年都倒闭了,特别是专业做政府生意的,因为这样的公司只有一个或者两个政府部门客户,没有其他渠道,政府部门一旦停止礼品采购,他的礼品公司自然也就没了业务。”老陈告诉记者。  记者看到,老陈的铺位面积很大,其中一大块是工艺品展示区。“工艺类的礼品今年卖得差远啦,跟前几年比真是差出一大截,其实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势头就减弱了,本以为今年中秋节能好点,结果工艺礼品的中秋节市场惨淡无比,幸亏我当时‘跨界’进了一批大闸蟹,销往各地的私企,这才算救了驾。以后我会压缩工艺品空间。”他说。  “跑单帮”式礼品公司消失大半  老陈介绍,虽然自己人在石家庄,但是上下游客户来自全国各地,其中一大批是“跑单帮的”———没有公司,没有固定场所,纯靠关系销售,从他这拿货,供给政府部门,相当于中介。这些人以河南、安徽人居多,来自北京的群体最大。  他说,去年之前跟自己联系的跑单帮的人上百不止,现在消失一大半了,标志就是这些人不送单子过来了,看样子他们没了生意。他说,一批做迎合政府部门喜好的礼品的上游厂家也倒了一批。  老陈和他的生意伙伴们的这种窘况只是八项规定出台之后的后延反应。  据了解,从2008年到2011年,礼品产业以每年20%以上的高速增长,2012年政府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出台后,这种增长戛然而止,一个万亿市场容量的礼品产业顿时出现狂跌。  据公司礼品产业研究项目组不完全统计,以商务礼品为主的3000家礼品核心供应商,2012年的年销量下跌50%以上,2013年与2012年环比下跌仍在继续,30000家规模礼品服务商85%的下跌幅度超出50%,10万家以上的中小礼品供应商据公司项目组调研至少30%以上已经濒临倒闭。  看不上眼的“促销品”救了自己  尽管今年的礼品市场遇冷,但是记者发现老陈挺乐观。他说,虽然传统礼品不能再给自己带来利益,但是他“转型”早,已经找到了新的求生路子。“你去超市买整箱的牛奶的时候是不会看到有的品牌上面绑着一些礼品,比如饭盒、小凳子什么的,很可能你看到的促销品就是我做的单子。”老陈说。  他介绍,给酒厂、牛奶企业等提供促销品已经成为他新的盈利渠道。“这些企业我们以前也有来往,曾经让我们给提供促销品,但是做这样的促销品利润太低,我们当时不怎么接这样的单子,现在没办法,形势在变,利润高的那块丢失了,只好把这块捡起来。不仅如此,我们还拓宽了渠道,比如给运营商提供积分兑奖的礼品,给银行保险公司提供各种开卡、办保险礼品———这些活我们现在都开始干了。”  他说,促销赠品市场的特点是利润低但是量大,所以就今年而言,几乎是这些生意拯救了自己。当然,中秋期间自己跨界做的一次大闸蟹生意也给自己加分不少。   民生用品或将成礼品市场主打产品  石家庄的吕女士前年开了一家礼品公司,她的客户以银行为主,主要是提供纪念币、工艺品等。  和老陈一样,今年她也改了路子,因为今年银行的订单“少到可怜”。今年春节过后,她就开始大力发展各地市的分销商,这些分销商从她这走的单子都集中在压力锅、热水壶等小家电产品。她说,具体那些产品到哪去了自己也不清楚,但是肯定是更民生化了,摆件和收藏品市场萎缩多了。  经人介绍,记者采访到了“跑单帮的”小白。小白说,自己之所以能“留下来”,是因为也及时“转型”了。他看到政府市场大势已去的苗头之后,及时跑私企,甚至一个个的个人业务也做。“对大企业而言,转型很痛苦,因为得重新打市场,我就好办多了,一个人,船小好调头。”他说。小白说,甭管大小公司,只要肯动,肯改,就有希望。比如今年出了一种多功能的户外用品“藏獒铲”,可以破冰、敲玻璃,做警示标志,一些品牌买来做促销礼品,导致今年这个铲子火得很,一走上百万的销售额,这样销量就出来了。“所以只要肯挖掘,礼品市场会找到新的空间,几年过去,礼品市场很可能就不再是腐败、送礼的代名词了。”小白说。

导读:禁卡令下,今年的“传统礼品市场”同样被“卡”住了,小型礼品公司消失了大半,依然存在的礼品公司和代理商正在想辙发展新的客户和渠道,及时更新礼品结构。  【中国礼品网讯】自中共中央纪委发出《关于严禁公款购买印制寄送贺年卡等物品的通知》后,严令之下,原本已经进入招标环节的“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行2014年挂历、台历及贺卡印制项目”紧急终止。  记者了解到,从“时令”上看,不仅是已经被“卡住”的贺卡到了即将发行的季节,按照往年的惯例,礼品市场也到了旺季,不过根据记者几日来走访的情况看,今年的“传统礼品市场”同样被“卡”住了———政府部门和国企喜欢采购的工艺礼品和福利礼品几乎没有了市场,小型礼品公司消失了大半,依然存在的礼品公司和代理商正在想辙发展新的客户和渠道,及时更新礼品结构。  老礼品商:一单政府生意还都没有  老陈并不算老,只是因为他在礼品行业奋斗了18年,而且在石家庄太和文化礼品城生意做得颇大,因此被业内同行冠以“老陈”。  老陈认为,做礼品生意这么多年,今年礼品市场出现的这么大的变化是自己从未经历和想象到的。“我这儿的政府订单现在基本上没了,不但来自政府各种部门的没了,连国企都没了。我认识的好多规模小的礼品公司今年都倒闭了,特别是专业做政府生意的,因为这样的公司只有一个或者两个政府部门客户,没有其他渠道,政府部门一旦停止礼品采购,他的礼品公司自然也就没了业务。”老陈告诉记者。  记者看到,老陈的铺位面积很大,其中一大块是工艺品展示区。“工艺类的礼品今年卖得差远啦,跟前几年比真是差出一大截,其实从去年下半年以来势头就减弱了,本以为今年中秋节能好点,结果工艺礼品的中秋节市场惨淡无比,幸亏我当时‘跨界’进了一批大闸蟹,销往各地的私企,这才算救了驾。以后我会压缩工艺品空间。”他说。  “跑单帮”式礼品公司消失大半  老陈介绍,虽然自己人在石家庄,但是上下游客户来自全国各地,其中一大批是“跑单帮的”———没有公司,没有固定场所,纯靠关系销售,从他这拿货,供给政府部门,相当于中介。这些人以河南、安徽人居多,来自北京的群体最大。  他说,去年之前跟自己联系的跑单帮的人上百不止,现在消失一大半了,标志就是这些人不送单子过来了,看样子他们没了生意。他说,一批做迎合政府部门喜好的礼品的上游厂家也倒了一批。  老陈和他的生意伙伴们的这种窘况只是八项规定出台之后的后延反应。  据了解,从2008年到2011年,礼品产业以每年20%以上的高速增长,2012年政府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出台后,这种增长戛然而止,一个万亿市场容量的礼品产业顿时出现狂跌。  据公司礼品产业研究项目组不完全统计,以商务礼品为主的3000家礼品核心供应商,2012年的年销量下跌50%以上,2013年与2012年环比下跌仍在继续,30000家规模礼品服务商85%的下跌幅度超出50%,10万家以上的中小礼品供应商据公司项目组调研至少30%以上已经濒临倒闭。  石家庄的吕女士前年开了一家礼品公司,她的客户以银行为主,主要是提供纪念币、工艺品等。  和老陈一样,今年她也改了路子,因为今年银行的订单“少到可怜”。今年春节过后,她就开始大力发展各地市的分销商,这些分销商从她这走的单子都集中在压力锅、热水壶等小家电产品。她说,具体那些产品到哪去了自己也不清楚,但是肯定是更民生化了,摆件和收藏品市场萎缩多了。  经人介绍,记者采访到了“跑单帮的”小白。小白说,自己之所以能“留下来”,是因为也及时“转型”了。他看到政府市场大势已去的苗头之后,及时跑私企,甚至一个个的个人业务也做。“对大企业而言,转型很痛苦,因为得重新打市场,我就好办多了,一个人,船小好调头。”他说。小白说,甭管大小公司,只要肯动,肯改,就有希望。比如今年出了一种多功能的户外用品“藏獒铲”,可以破冰、敲玻璃,做警示标志,一些品牌买来做促销礼品,导致今年这个铲子火得很,一走上百万的销售额,这样销量就出来了。“所以只要肯挖掘,礼品市场会找到新的空间,几年过去,礼品市场很可能就不再是腐败、送礼的代名词了。”小白说。  民生用品或将成礼品市场主打产品  尽管今年的礼品市场遇冷,但是记者发现老陈挺乐观。他说,虽然传统礼品不能再给自己带来利益,但是他“转型”早,已经找到了新的求生路子。“你去超市买整箱的牛奶的时候是不会看到有的品牌上面绑着一些礼品,比如饭盒、小凳子什么的,很可能你看到的促销品就是我做的单子。”老陈说。  他介绍,给酒厂、牛奶企业等提供促销品已经成为他新的盈利渠道。“这些企业我们以前也有来往,曾经让我们给提供促销品,但是做这样的促销品利润太低,我们当时不怎么接这样的单子,现在没办法,形势在变,利润高的那块丢失了,只好把这块捡起来。不仅如此,我们还拓宽了渠道,比如给运营商提供积分兑奖的礼品,给银行保险公司提供各种开卡、办保险礼品———这些活我们现在都开始干了。”  他说,促销赠品市场的特点是利润低但是量大,所以就今年而言,几乎是这些生意拯救了自己。当然,中秋期间自己跨界做的一次大闸蟹生意也给自己加分不少。

“挂历打折卖了,10块钱一本,很便宜的。”老板娘很热情地迎上来。而它的原价则要30多元一本,也就是说打了三折还没人买。而要在前几年,过了元旦,台历挂历打个七八折,生意还是很红火,而且一直要卖到春节前后。

导读:自中央出台“八项规定”以来,礼品市场遇冷,好多规模小的礼品公司今年都倒闭了,特别是专门做政府生意的。  【中国礼品网讯】11月7日下午,石家庄太和文化礼品城里很是冷清。在一楼的一家礼品店,店主靳先生告诉记者,现在本已进入贺年卡、年历、挂历等商品的销售旺季,然而,今年很少有人来成批定制。一些原来从这里订货的机关和企事业单位的老客户们,也都取消了订单,出现了大规模的退订情况。  记者在太和文化礼品城和东方文化礼品城了解到,靳先生遇到的情况绝非个案。“我这儿有关贺年卡、年历的政府订单现在基本上没了,连国企都没了。不仅如此,自中央出台‘八项规定’以来,礼品市场遇冷,我认识的好多规模小的礼品公司今年都倒闭了,特别是专门做政府生意的。”在太和文化礼品城做了18年礼品生意的老陈告诉记者。  老陈的礼品生意之所以仍然坚挺,就是他及早进行了转型,找到了新的发展方向。  “你去超市买整箱牛奶的时候,可能会看到有的牛奶箱子上绑着一些礼品,比如饭盒、小凳子什么的,这些促销礼品有一部分是我提供的。”老陈说,给酒厂、牛奶企业等提供促销礼品已经成为他的新盈利渠道。  和老陈一样忙着转型的,还有石家庄的吕女士,她前年开了一家礼品公司。她认为,在公务消费支撑难以为继的情况下,礼品市场格局必将发生变化,民生用品或将成为礼品市场的主打产品。  公款送卡终结 人情包袱放下  在采访中,多家机关事业单位相关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往年邮寄贺年卡、制作台历的做法今年肯定不再继续了。  据记者调查,制作、赠送贺年卡、年历等不仅花销甚大,而且浪费精力,造成人情负担。  “就送贺年卡这点事,每年我从9月就开始设计图案、编写祝福语、定稿、印刷,有时候单位领导还得在贺年卡上签名,会一直忙到12月,很麻烦。更关键的是,收到贺年卡的单位和个人未必领情。”在省会一家事业单位办公室工作的蔡先生深有感触地说。  记者采访多位收过贺年卡的单位工作人员,其中不少人表示,很多贺年卡“也就是打开看看是哪个单位寄过来的”,看完之后就随手扔在抽屉里。  省社科院专家赵巍认为,小卡片背后也有巨大浪费,甚至还可能滋生腐败。堵住这些漏洞就是维护公众利益,就是在贯彻群众路线。把不该花的钱省下来、也把不该操的心省下来,把它们全都用在百姓身上,这才是公务单位应该做出的选择。

导读:经过2013、2014两年的打压,曾由公款消费支撑起来的畸形礼品市场虚热终于渐渐消退。而经过两年的洗牌、转型,那些专接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工艺礼品和福利礼品大单的礼品公司,如今已经消失了大半。  【中国礼品网讯】经过2013、2014两年的打压,曾由公款消费支撑起来的畸形礼品市场虚热终于渐渐消退。而经过两年的洗牌、转型,那些专接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业工艺礼品和福利礼品大单的礼品公司,如今已经消失了大半;大多数礼品业慢慢走出低迷,转向国际礼品展、私人定制、创意设计,寻找新的市场制高点。  曾做挂历生意的林先生:改做促销赠品求生路原来盯牢银行的方女士:尝试私人定制生意红火 曾做了近10年挂历生意的林先生,来自“中国台挂历生产基地”的温州苍南。以前这时是他接挂历单子、联系印刷厂最忙的日子。他承接的都是银行和国企等大单子,每年营业额都上百万元,量非常大,经常都是用30吨的大卡车一车车从深圳把货运过来。但现在,他很悠闲,因为转向了。  “这两年我认识的做挂历的礼品公司有一半都倒闭了,特别是专业做政府部门生意的。”林先生告诉说,原先他手下有一二十人,现在减少到就几个人了。现在他也慢慢向旅游纪念品、企业赠品、奖章奖杯、办公用品转型,客户群不再是政府部门和国企,而是大型民企。  2012年下半年,从杭州一IT大公司离职,自主创业的方女士开了一家礼品公司。当时她的客户以银行为主,主要是提供台历、纪念币、工艺品等。  因为银行的订单“少得可怜”,逼迫着方女士今年也改了路子。方女士主攻方向发生质的变化,除了经销平民尽人皆知礼品,开始私人定制个性化礼品,比方说,浪漫型的,如订制绣着姓名的包包、葡萄酒;时尚类的如二维码扫码送礼;文艺范的如拍一部微电影等等。  现在来找她公司做定制礼品的业务很多,有点分身乏术了。  温州一家礼品业的负责人告诉笔者,“创意设计”从不是为了“挑战”或“打破”人们的某种观念,只是要将“快乐”放大并传递给消费者。他认为,这些带着智慧、时尚、品质、幸福的精致元素都赋予了礼品更多的生活趣味。

首次涉足便受挫,肠子都悔青了

每年的岁末年初,按照惯例正是礼品市场的旺季,但根据钱江晚报记者走访调查的情况,今年的“传统礼品市场”依然处于萧瑟的严冬———小商品市场挂历摊位几乎销声匿迹,硕果仅存的也是销售惨淡;书店里,台历挂历一过元旦就很快消失。

改做促销赠品求生路

因为银行的订单“少得可怜”,逼迫着方女士今年也改了路子。方女士主攻方向发生质的变化,她打了两套“拳路”:一路是往高端的礼品方向走,就是私人定制个性化礼品,比方说,浪漫型的,如订制绣着姓名的包包、葡萄酒;时尚类的如二维码扫码送礼;文艺范的如拍一部微电影等等。

这套组合拳一出,方女士的礼品公司天地就广了。现在来找她公司做定制礼品的业务很多,有点分身乏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