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光临新葡金newlisboa有限公司!

文化图书成为奢侈品新葡金newlisboa:,一些成套的豪华书摆不上书架

时间:2020-04-29 20:18

春节临近,各大书店挤满了买套装书、礼品书的读者。记者在探访中发现,今年礼品书品种之丰富,远超往年,给亲朋好友送好书已经成为了一种新时尚。然而记者也注意到,礼品书领域大兴奢华风,真皮烫金封面、丝绸包装、繁复的礼盒、附带手表和玩具,高档图书的确吸引眼球,但动辄成百上千元的售价也让普通消费者望而却步。 豪华礼品书走“私人定制”路线 礼品书市场,用时下网络流行语说是“高端大气上档次”。著名文物专家、学者、王世襄的《王世襄集》十四本,采用五色印刷,定价1960元。而《黄永玉全集》更成为迄今为止我国画家的最贵个人专辑,其中精装本、特精装本定价分别高达1.38万元和12.8万元一套。被称为中国最美图书、书中空无一字的单本书籍《空度》定价480元,并限量发行1000册,该书的广告语是“以图书奢侈品、艺术品的形式,等待知音的觅寻”。 这些书给人的第一感观是“珍贵”,待看到定价后,又会感叹一句“真贵”。很多读者感慨,图书以后是不是都要走收藏路线了。 如果说以上礼品书售卖的还是书籍,是内容,另一些礼品书则有“买椟还珠”之嫌了。一套名为《茶语》的礼品书,标价308元,打开礼盒,只有两本总标价仅70元的书籍,为什么能卖300多元?那就要归功于礼盒中的西湖龙井茶、铁观音和青瓷斗笠碗了。而一套标价为3680元的中英文《孙子兵法》,则真丝织锦为纸,以仿皮材质做封面,套以名贵木材做的盒子,盒内另配有一副细棉白手套,供读者翻书时用。 汉街文华书城营销总监伍伟亮对记者说:“这种书籍很难在书店买到,多由礼品公司负责销售,或者走‘私人定制’路线,直接从出版公司购买。如12.8万元特精装本《黄永玉全集》文华书城就没有,但1.38万元精装本在书店销量还不错!” 有读者指出,我们读的是书,而不是书皮,珍藏版、精华版只是送人有了面子。一位图书经销商对记者说,这样的书是看的人不买,买的人不看。 儿童书用玩具“绑架”孩子 重包装,重设计,走贵族路线的现象在儿童图书区域更为普遍。在书店,记者看到能演奏歌曲的钢琴书;能观看太空、人体模型的立体书;能抚摸到动物绒毛的触摸书。这些大玩花样的书籍,定价动辄就在百元以上。33岁的女教师黄倩是一位6岁孩子的母亲,她忧心忡忡地说:“我担心孩子习惯看这种豪华书籍后,对普通的读本没兴趣。” 如果说以上童书是以特色吸引人,一些普通的图书则是为了吸引孩子的眼球,纷纷变身为“礼盒”,配上玩具、礼券等,价格不菲,让人搞不清是卖玩具还是卖书。有的少儿礼品书看上去一大包,真正的书只有薄薄一本,除去纸箱、锦缎、塑料泡沫等包装物件外,竟还夹着一块玩具手表、一包橡皮泥,或者一副塔罗牌。这些玩具当然都是以“附赠”的名义,其实成本早已加进了少儿礼品书的定价之中。这种用玩具绑架儿童消费的做法,让不少家长深感无奈。 对于豪华图书的现象,《图书也要反对过度包装》一书的作者李丹认为:豪华包装的高档书之所以还有市场,主要在于一部分人的面子消费心理和虚荣心。以往隐藏在豪华月饼、天价茶叶背后的奢侈,由于中央的严令禁止和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有所收敛。而图书作为一种文化产品,在大力提倡文化强国的今天,更不应成为奢侈风气的出口。因此,应严堵这部分疏漏,防止借文化名义大行不正之风。说到底,出版毕竟是以内容为核心竞争力,应当分清主次。当高档食品、化妆品纷纷简化包装时,图书是否也应尽快启动“瘦身”程序呢?

图书界近日刮起一股“贵族化”旋风,一批制作极其豪华的精装书,定价动辄成千上万,甚至十几万元,而且拒绝推出平装本。以往人人买而读之的图书,如今竟也成了奢侈品,这无疑会加剧纸质图书的读者危机,因而引起了人们的忧虑。

新葡金newlisboa 1

近日,记者逛书店,已然不见了七八月时学生打拥堂、席地而坐看书的场景,但取而代之的是忙碌找工具书、辅导书的家长身影。几位家长朋友向记者大倒苦水:现在不少精装工具书、教辅书和课外读物与简装本的内容差不多,却因包装豪华,导致价格偏高,让人望而却步。

大文豪高尔基曾说过:“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但是在当今网络时代,电子阅读大有取代纸质阅读的趋势,于是实体书店纷纷倒闭。为此,不少有识之士呼吁加强全民阅读。但书价如此之高,让人对购书、读书望而却步。据统计,我国图书出版品种居世界第一位,仅去年就出版了37万种图书。但在不久前的上海书展,一套《黄永玉全集》14卷特精装本亮相,标价高达12.8万元。平均每本超万元,令人咋舌。着名学者董桥出了一本薄薄的新作《克雷莫那的月亮》,100本限量版书在网上以每本不低于2000元的价格拍卖,结果普遍以3000多元成交,最贵的一本拍到5500元。此外,还有其他天价图书,如一套《王世襄全集》14卷精装,标价1960元;装帧设计名家朱赢椿的《空度》定价480元;即使是面向中小学生的科普书《十万个为什么》,一套也要980元,这对于普通家庭而言,有几家能够把此书搬回家?

《黄永玉全集》标价12.8万,成中国最贵个人全集

在重庆书城工具书区,一本金盾出版社的小学生词典定价46元,翻看内页,对于拳击、塔吊、打太极等部分词语,除解释外还配了印刷效果并不是很好的图片。而在书架的一侧,商务印书馆的简装新华字典,其功用与之基本相同,仅售价15元。一位正在翻看字典的女士对记者说:“我的孩子今年上小学二年级,我就不会给他买那种印刷花哨、包装豪华的字典,不实用,还白白地多花钱。”

其实,人们“不读书”的原因很复杂,既有网络、手机和电子阅读器等数字化阅读改变了人们的阅读习惯的因素,也有出版界鱼龙混杂、抄袭拼凑成风和伪劣图书泛滥损害了人们的阅读欲望的因素。但是,最重要的原因是书价太高了,动辄几百上千元定价的高门槛将众多读者堵在门外。曾几何时,买书读书,是我们原本普通的公共文化生活,为什么现在变成了奢侈的事情?文化图书成为奢侈品,人们买不起,于是便造成这样的后果:一是没人买,使文化市场更加凋零,书籍就成了社会的摆设。二是退而求其次买盗版图书,这虽不妥,但亦是无奈之举。“天价书”使得阅读变得“贵族化”,这显然与文化传播的需要是相背离的。知识是无价的,可书是有价的,但书价如果高得离谱,超过了购书者的承受能力,再好的书也就只能束之高阁了。

图书刮起一股奢华装旋风,一批制作极其奢华的精装书陆续上市,定价动辄成千上万,甚至十几万,而且拒绝推出平装本,让普通读者无从下手。业内忧虑,图书贵族化趋势,将加剧纸质图书的读者危机。

记者发现,书店里除了工具书有精装本外,课外阅读书籍的精装本更呈泛滥之势。一些成套的豪华书摆不上书架,有的就放在地上,有的就堆在书架顶上。浙江少儿出版社一套《安徒生童话全集》定价168元,哈尔滨出版社一本金色珍藏版《经典故事》定价39.8元,这些书籍的印刷纸张多用铜版纸、进口艺术纸、软面精装纸等。一位营业员告诉记者,这类书一般逢年过节销路较好,多是被当作礼品送人,或被放在家里装点门面。

书价为什么这样高?这里面究竟有多大水分?出版界的逐利与浮躁,最直接的受害者是买不起书的广大读者。而且如今图书市场过度包装的问题也愈加严重,好好的一本书,弄得花里胡哨的,又是腰封,又是塑料皮,又是广告,让人眼花缭乱却没有多少干货,令人反感。

图书日趋贵族化

就此种现象,一些出版界人士直言不讳:豪华图书的大量面世,一是利益驱动,二是因为原创性作品少,出版商只好在包装上下功夫,导致图书被过度包装、定价虚高的现象较突出,但由于豪华图书追求的不是持续的、大众的消费,购买人群有限,所以容易形成积压,造成资源浪费。